Sitemap: http://www.3mecom.com/sitemap.xml

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> 婦聯(lián)工作 >> 婦兒權益維護

《民法典》喚醒“沉睡”的家務(wù)勞動(dòng)補償制度

時(shí)間:2022-02-21      瀏覽次數:       來(lái)源:       字號:[ ]

  我國傳統家庭分工為“男主外、女主內”的模式,而普遍觀(guān)念認為瑣碎的家務(wù)勞動(dòng)很難與在外為養家糊口所付出的勞苦奔波相提并論,因此在大部分離婚案件中“女主內”的一方顯得非常弱勢。這一局面已隨著(zhù)《民法典》的到來(lái)成為過(guò)去,那為家庭付出較多義務(wù)一方如何在婚姻破裂時(shí)為自己爭取利益呢?

  《民法典》第一千零八十八條規定“夫妻一方因撫育子女、照料老年人、協(xié)助另一方工作等負擔較多義務(wù)的,離婚時(shí)有權向另一方請求補償,另一方應當給予補償。具體辦法由雙方協(xié)議;協(xié)議不成的,由人民法院判決。”因此,為家庭付出較多義務(wù)一方,有權提出家務(wù)勞動(dòng)補償請求。在該條款具體適用時(shí),我們應注意以下幾點(diǎn):

  1.該補償請求權的提出時(shí)間僅在離婚之時(shí),否則不能依據該條款獲得補償。

  2.該補償請求權提出的主體可以是夫妻任何一方。隨著(zhù)產(chǎn)能結構的調整,“女主外、男主內”的現象也時(shí)有存在,男性也會(huì )成為家庭付出義務(wù)較多一方,因此該補償對象的提出包含了夫妻中任何一方,并非“全職太太”專(zhuān)屬。但是我國傳統家庭分工模式居多,因此該條款十分有利于保護此種模式下的女性權益,特別是肯定了“全職太太”們?yōu)榧彝ド畹钠D辛付出。

  3.該請求的提出并未限制主張補償一方是否在職。也就是說(shuō),經(jīng)典的“雙職工模式”遇上“喪偶式育兒”,則為平衡工作與家庭犧牲自我一方,也應屬于給予補償的對象。

  4.補償金額的計算可大致考慮以下因素:第一,婚姻關(guān)系存續時(shí)間的長(cháng)短。大部分情況下,婚姻關(guān)系時(shí)間的長(cháng)短影響著(zhù)家務(wù)時(shí)間的長(cháng)短,家務(wù)勞動(dòng)時(shí)間越長(cháng),自我犧牲越大,補償金額則相應增加。這樣才能保證自我犧牲的價(jià)值得到最優(yōu)的體現。第二,考慮給付方的給付條件、當地的生活水平等。補償金額的高低直接影響因素一則看對方的給付能力、經(jīng)濟條件,另外一方面會(huì )與當地的生活水平息息相關(guān),否則超過(guò)對方支付能力的判決很難履行。此外,日常生活涉及的情況也是多種多樣,具體也可依據自身實(shí)際情況提出切實(shí)合理的計算依據,以求得到有利的結果。

  《民法典》之下的“家務(wù)勞動(dòng)補償制度”為“自我犧牲”一方敞開(kāi)了權利之門(mén),但我們不應僅看到法律賦予的權利、尋求事后救濟,更多的還應關(guān)注法律對公眾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正確引導。幸福美滿(mǎn)的家庭需要每個(gè)成員的竭盡所能付出、包容和體諒,而不是一味地坐享其成。愿我們都能在感受法律溫度的同時(shí),領(lǐng)悟到其傳遞的深層力量。(前洲街道蔣巷社區婦聯(lián))

本篇文章共有1頁(yè) 當前為第 1 頁(yè)

關(guān)閉窗口